57岁阿姨考上大学学习编导想把儿子写的小说拍成电影

57岁阿姨考上大学学习编导想把儿子写的小说拍成电影

今年开学季,周建(左)的儿子送她入学。

在课堂上认真听讲的周建(图中戴帽者)。

按照规划,到2025年,贵安新区承载的服务器数达400万台,数据中心固定资产投资超400亿元,有可能成为全国最大的高安全、绿色化、集约化数据中心基地。

今年9月,成功考上四川电影电视学院的周建,成为这所大学有史以来年龄最大的新生。与年龄相差四十来岁的同班同学一起追梦,对她来说,是离梦想更进了一步。

人民日报客户端云南频道李茂颖 刘怡

做过纺织工人,当过英语老师,也成立了公司,周建的前半生经历了酸甜苦辣,也收获满满。当人生来到下半场,她开始选择另一种活法——考大学、学电影,还立下了要拍一部电影的人生目标。

贵安新区的大数据产业始于数据中心。2013年10月,中国电信云计算贵州信息园在贵安新区开工,拉开了该区数据中心建设的序幕,也开启了大数据产业发展征程。

提起高考,周建对自己的成绩并不太满意。2019年10月,在决定参加高考后,周建曾向儿子的学校提出申请,希望能够跟读。但在多方协调下,最终被学校拒绝,再加上经营着自己的公司,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复习。但是她没有放弃,今年,她将自己名下的新媒体公司注销,在家自学,在网上学习相关课程,“我最享受的就是自己躺在被窝里看书的感觉”。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8月,她收到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导演系的录取通知书,那一刻,她很开心,觉得自己离电影梦又近了一步。

第一次见到周建的时候,她穿了一件亮眼的红色外套,搭配灰色小格子卫衣,再戴上一顶贝雷帽,神采奕奕的脸上总是笑盈盈的。如果不是眼角上那一抹岁月的痕迹,你甚至看不出来她已年近六十。

“在这个光伏扶贫电站建起来之前,村里的村集体收入基本为零,现在村里有了集体收入,除给村内安排的37个公益性岗位发放工资外,还能给村里的每个村民发放积分,用于村里的诚信超市兑换生活用品。”岩头村党支部书记范兴照还兴奋地介绍,现在从手机上下载一个APP就能看到这个电站的实时发电量和收益。

当问到是否会和同学有距离时,周建表示不会,在她眼中他们都像自己的孩子。“刚开始还以为她是个家长,没想到居然是同学,说实话有点诧异。”同班同学朱丽钧告诉记者,后来天天在食堂见面的时候,她都主动过来打招呼,慢慢地也就熟络了。班长秦文思对周建的感受更深,“记得有一次,我们和别的班一起上课,因为一些原因突然吵了起来,但是她站在不同的角度,把大家的怒火平息了下来。”现在,周建已经和班里的同学打成了一片,他们都很尊敬和喜欢这个与众不同的孃孃。

“我去年打电话到成都市金牛区教育局咨询参加高考的事,他们问我为什么不去读老年大学,我立马就说出了我想拍电影的想法。”周建告诉记者,她没有像别人一样去逛公园、去玩,而是选择读书,那是因为对电影的热爱。她说,“我就是想要拍一部电影。”

“也有朋友开玩笑说,你去考这个干嘛?”周建说,这只是每个人的选择不同而已,有人愿意跳广场舞,有人愿意花几十万买设备去摄影,而她,也在为自己喜欢的事拼搏着。对于未来,周建有自己的规划,她打算好好利用在学校学习的这几年,将儿子的科幻小说改编成剧本,当成作业去练习电影技巧。在有生之年,至少要拍出一部院线电影。(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柴枫桔 实习生 赵紫萱)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贵安新区大数据产业保持高质量发展态势,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营业收入完成25.39亿元,电子商务交易额完成80.1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7.89%和25.75%。

作为贵州建设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的核心区,贵安新区近年来加快推进“中国南方数据中心示范基地”建设,目前已在该区马场镇以贵安腾讯七星数据中心为圆心,在半径4公里、面积不超过5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规划建设了12个超大型数据中心。

有人60岁的时候走下工作岗位,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有人60岁的时候,决心挥别过去,开启一段人生新征程。周建,一个生活在成都的“孃孃”,在57岁这年,决定走进大学校园,追寻自己的电影梦想。

周建参加高考前做的笔记。

8月13日,贵阳市、贵安新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拓维信息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在贵阳共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四方将整合各自优势资源和能力,共建“立足贵州、服务全国”的鲲鹏产业生态,率先把贵阳市和贵安新区打造成全国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数字治理的标杆和示范地区。

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他时间都在学习补课

邵老柱种不动地了,但他一点也不担心,现在的他工作轻松了,家里的收入反而增加了,空余时间就在家里照顾小孙子,辛苦大半辈子的邵老柱也过上了悠闲的养老生活。

贵安新区相关负责人表示,数据中心仍是该区今后重点支持的项目,将全力保障数据中心建设的集约化用地需求、电力安全需求、网络需求和信息安全需求,同时创新体制机制,降低数据中心及配套产业的要素成本,打造一流的运维体系,进一步提升数据中心聚合能力。

“我也可以像别人一样去公园走走,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是我觉得现在这样更有意义。”周建说。

在快速推进数据建设的同时,贵安新区还以数据中心为基础,加速聚集上下游企业,延长大数据产业链。该区积极布局服务器制造、云服务、CDN服务及大数据增值服务,谋划打造一个千亿级智能终端产业集群和5个百亿级数据中心产业集群的“1+5”产业生态。目前已经汇聚了浪潮、数据宝、云上艾珀、腾讯贵安数码公司、白山云、华云创谷等一批数字经济引领性企业。

9月22日,周建走进了校园,成为影视编导班的一名新同学。但是上大学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不到两周,早晚各一次的自习就把周建压得喘不过气,对此,学校特别允许她可以不参加早晚自习点名和体育课。“其实我也有点跟不上课程。”周建告诉记者,大多数同学都是学过艺考课程的,而她自己没有学过,笔记记不过来,所以需要下来花大量时间去整理笔记。除此以外,她还会利用课余时间看电影、看片、找电影脚本来学习,这样的生活,让她感觉充实且快乐。“我感觉我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他的时间都在学习。”

谈起想拍电影的初衷,周建说最 开始是因为在2016年看了一部叫《驴得水》的电影,“那些演员都不怎么有名,而且场景也很简单,一个庙、一辆旧车就可以拍得这么好,当时我就有了自己拍一部电影的想法。”机会出现在2019年10月,周建的儿子即将参加高考,班主任老师与周建交流时告诉她,如果她儿子文化成绩不稳定的话,可以走艺考这条路。这时候,周建才知道还有艺考这个途径,马上了解、考察了多家艺考机构。同时,她得知自己也可以报名参加艺考。就这样,在家人的支持下,57岁的她决定为梦想一搏。

岩头村的这座联村光伏扶贫电站只是东川区16座光伏扶贫电站的缩影。得益于“十三五”第二批光伏扶贫项目,东川区申报的16个光伏扶贫项目全部获批,建设规模占云南省的11.42%,占昆明市的76.06%,居云南省第一。

截至8月31日,东川区16座村级扶贫光伏电站共发电2870.2282度,东川区扶贫办公室主任马江为我们算了一笔账:按0.3358元的燃煤标杆上网电价和0.4142元发电补贴计算,16座电站总收益为2134.5870万元,意味着今年1月至8月以来,16座电站关联的119个贫困村平均各村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17.94万元,惠及了26993人贫困人口。

为降低建设和运维成本,这个由政府全额投资、关联了七个贫困村的光伏扶贫电站被统一选址在岩头村集中建设。阳光通过光伏电站变成电,电并网售出变成收益,收益平均分配成为七个关联村的村集体经济收入,这个占地63亩的光伏电站切切实实地成为了贫困村的“阳光银行”。

马江介绍,为增加电站收益,16座电站装配的都是隆基生产的大功率电池组件,至少能运行25年,扶贫电站全年可为关联各村带来发电收益达20万元以上。

2019年底,邵老柱把家里的8亩山地流转给了村里用于建设光伏扶贫电站,每年每亩地就有500元的租金收入。“再也不用农忙时候再把孩子们叫回来帮忙地里的活,耽误他们在外打工了。”

去年,村里还给身体不好的邵老柱提供了一个公益性岗位——村内卫生保洁员。清扫、转运村内垃圾,邵老柱每周负责两天村内的卫生,每个月还有500元的补贴。让邵老柱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公益性岗位工资正是来源于自家地里的那座“阳光银行”——岩头村联村光伏扶贫发电站。

据了解,目前已有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华为、腾讯、苹果、富士康等7家企业的数据中心落户贵安新区。

58岁的邵国明在扶贫电站建起来之前曾是岩头村饮水管道的维护人员,由于村内资金困难,拿不出一年1000元的岗位补贴,邵国明的这个岗位也被撤销了。今年,邵国明再次成为了岩头村饮水管道维护公益岗的维护人员,一个星期上山巡视一次从水源到村里的管道,邵国明每个月都能从“阳光银行”领到500元的工资,岩头村也不再陷入经常断水的困境中了。

为梦想一搏因《驴得水》爱上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