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那些圈椅上的侦探这个电影你肯定看过!

怀念那些圈椅上的侦探这个电影你肯定看过!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福尔摩斯,影视作品的海量演绎,固然提供了诠释这个角色的多种可能,但总与读者心目中那个名侦探谬以千里,直到1984年,杰里米·布雷特在格林纳达公司制作的经典剧集中甫一亮相,终于让福尔摩斯的形象风定尘香。他将英伦的傲慢古怪与高贵理性结合得天衣无缝,加上演绎得恰到好处的刻薄尖酸、恃才自傲的小缺点,更挖掘了福尔摩斯个性深处的人性温度。修长的身材,犀利的眼神,清癯机警的容貌:鹰钩鼻,坚毅的下巴,长期舞台生涯练就的优雅的肢体语言,都使福尔摩斯的人选不作第二想。

如果你觉得以上内容还不够精彩,欢迎你阅读小编往期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链接即可!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第二本:《都市修真庄园主》——左岸云天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福尔摩斯对爱情洁癖似的回避,书中只披露了微末端倪,这点也在唐尼身上放大变异,甚至让他在裸身的艾琳面前,变成了紧张害羞、束手无策的少年维特。这等小儿科的情挑桥段,布雷特版的神探,想必会捡起一件外套,轻轻裹住她的娇躯,然后端着烟斗,在她身后坐下,断不会失了一个绅士的方寸和尊严,如此处理,更得女性观众的芳心,塑造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偶像比推出一个性格角色,对票房更有裨益,2009年火到不能再火的暮光之城》就是足证。

第四本:《都市修仙至尊》——月落乌啼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当然,影片在塑造福尔摩斯形象上还是做到了彻底的颠覆,小罗伯特·唐尼版的福尔摩斯处处是前版的反向推演。他不修边幅、衣着邋遢,福尔摩斯的标准行头礼帽、烟斗和手杖,他从没正经穿戴过;福尔摩斯孤僻乖戾的性格特征被他演绎成了神」经质的嘴叨;福尔摩斯爱拉小提琴,他则用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弹拨。福尔摩斯优雅傲慢、轻视女性智商但却尊重保护女性、同情弱者,偶尔流露出对友情、亲情的珍视,而他则敏感脆弱,尤其与华生之间的化学反应,别有一番风月衷肠。

(简介)修真界万年不遇的天才方诚,飞升至仙界时意外穿越到华夏国。会画符,会炼丹,不服?哥专治不服。一名华夏学生霸道嚣张彪悍无敌的人生!

吕泽逸在研究昆虫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 宋峤 摄

(点击上方在线免费阅读)

(点击上方在线免费阅读)

挑战这样的地心引力,不免让人觉得既泼胆无知又毫无必要盖·里奇近年来在媒体上除了头顶麦姐这款定语,几乎无所作为离婚大战被抖出床帏秘辛,不堪更何如之,出山之作《大侦探福尔摩斯》居然放弃了自己的原创控,跟风漫画改编潮,成名后的盖·里奇与独立小制作终于渐行渐尼,自然也意欲在这个熟烂的题材上颠覆出新,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维多利亚时期的007加钢铁侠勾兑成的福尔摩斯,他更擅长挥学飞腿、大秀肌肉而非调动大脑的灰质细胞,盖·里奇将原著中一个轻描淡写的细节特征“福尔摩斯擅长英式格斗”放大成了主线,直让海报上宣传的“动作喜剧片”所言非虚,原本纯粹的侦探题材也靠拢商业片所热衷的“9·11”后的全球反恐主题,时尚、俊美的裘德·洛出演中年迟钝的华生医生简直奢侈到浪费,这也是史上第一个帅得超过福尔摩斯的华生,为了不浪费这对所费不货又卖相上佳的卡司组合,里奇更让两人谱出一曲男男基情!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徐昇

第三本:《都市修真之全能学渣》——东方夜空

都市修真:大帝重生修仙,纵横都市踏上巅峰,灭杀强敌不留遗憾!

平铺直叙的案件,不过是将小说“大片化”了。影片有太多形式感的东西喧宾夺主,就像宴客的筵席上,餐具美不胜收,而菜式却乏善可陈样部侦探推理片,在剧情和结构上走了动作片的路子,但事后又没有成为出色的动作片,福尔摩斯看上去像穿越版的邦德、像衰变后的蜘蛛侠、像患了类风湿的超人……就是不像福尔摩斯自己,这种处境只能以尴尬名状。大片一般需要的是卖点面非个性,这一点其实并未因为不少有个人标签的导演们的加入而发生改观,商业化模式迫使导演的创作生态越来越千篇一律,看似花团锦簇,却只剩下了想象力瘫痪的体格搏斗。

(点击上方在线免费阅读)

都市修真:没落子弟获透视异能,将阻碍人踩在脚下,美女投怀送抱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最为失败的是反角的设计,身为“福尔摩斯最危险的对手”的布莱克伍德,亦即日后的莫里亚蒂,苍白如剪影,包袱抖翻,一介拙劣的舞台魔术师,靠着区区刘谦的手段,托儿、生物和化学试验,外加媒体炒作,就想吃掉英国议会,建立山呼海应的独裁统治,岂不贻笑大方?影片重要卖点的高科技犯罪,成了一堂干巴巴的科普知识课,根本不具备利用心理和思维层面制造诡计悬疑的精妙和讨巧。其实,就故事本身而言,充其量只是侦探小说一个章节的容量,无法提供更多能引爆效果的情节当量。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用马克斯韦伯的话来讲,世界早已经去魅,什么魑魅魍魉,在理性大神福尔摩斯的山人妙计下,通通露出马脚。但《大侦探福尔摩斯》并没有把杀人诡计当一回事,悬念丛生也只是乱炖中的一款佐料。经典的大段推理生怕经不起推敲般被轻轻带过,甚至犯罪过程和谜底揭示都是MTV风格的闪回叙述,福尔摩斯在凶手面前炫耀自己的全能真知而无视观众的消化。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精彩剧情: 高博看到方诚脸上的神色,连忙走了过来。安慰道:“方少,郑海刚才的话肯定是胡说八道,你不要放在心上。”方诚摇摇头,说道:“我看他说话的样子,不太像是胡说。嗯!你帮我去打听一下,看是不是真的。”高博满口答应,他昨天修炼了一天,已经感受到了天地灵气,明白了修真者的强大。正想着怎么样讨好方诚呢,这么点小事自然是不在话下。 他环视了会议室里的众人一圈,清了清嗓子说道:“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方诚同学一贯在学习上认真刻苦,同时还尊敬师长,乐于帮助同学。实在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同学。”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精彩剧情: 唐承轩一边说,一边看了二人一眼,停了一会儿,继续说道:“第一,我没有行医执照,到时候,如果有人告我非法行医怎么办?到号子里去坐牢?第二,治多了对我自己的身体损害很大,可是,如果拒绝别人,不给人治,被人怀恨在心又该怎么办?” 孙翔和林少华二人听见唐承轩这么一说,脸上露出沉思的神色,过了良久,两人严肃的答应:“我们听你的,今天这个事情,任何人来问,我们就说是路过,根本不认识你就完了,保证不透露给任何人知道,你就放心吧。”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吕泽逸的昆虫摄影作品斑猎蝽

被太闹太满的视觉语言梗阻得消化不良的观众,想享受一部干净纯粹的剧情片,已成惘然一梦。那些圈椅上的侦探,从来无须奇技淫巧,深邃的智慧就是他们的身份证明,那些绷紧了金属线般悬疑光泽的电影让观众的心跳和犯罪的脉搏押韵,在开始就把危险通知观众,而故事则在高潮之上起步…这个梦,虽然简单,却关乎我与电影的前世今生,它包含着的不平静、不平庸、不平凡,让我可以踮起脚尖片刻脱离足下的泥土。即使套用鲁迅的话:柯南·道尔状福尔摩斯多智而近妖,即使小罗伯特·唐尼和裘德·洛如此活色生香、筋肉毕现,我依然渴望看到那个英伦绅士从椅子上转过身来,手中烟斗仙气袅袅,脸上挂着对一切了然于胸的古怪微笑:“华生,我的朋友,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喏,这才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点击上方在线免费阅读)

当然,在影片昭然若揭的好菜坞趣味面前,无论是充当情感推力的艾琳,还是小罗伯特·唐尼勉力挖掘的人物保度,都是无足轻重的头盖·里奇的叙事能力,向来能使简单的故事化腐朽为神奇车片质不低,恰恰在作品原点一一侦探故事上彻头彻尾的不及尔原和生联手之以达的黑张师居然在行用后复活的棺材里另有其人,福尔摩斯心仪的女人被神秘人物操控,调查过程险象环生,谜团迭起……本来可以做大做强,配合人物亮点、技术手段重拳出击,但本片的发展太顺畅,没有在前面埋下悬念或是最后揭晓时给人意外,罪犯一直是罪犯,过程只是给意料之中的答案增加修饰和点缀,结果影片连观众的这点乐趣都剥夺了。

精彩剧情:年轻人仔细打量了一下老者,他耸了耸肩,不由的嗤笑了一声。前方正在行走着的老者胡海龙却猛然回过头来,他的眉头一挑,干枯的手掌握起,朝着前方猛然一抓。噗呲噗呲!无形的罡气瞬间喷吐而出,刚猛无俦,瞬间把那个年轻人身前的大理石桌子给震成了无数的粉末。桌子上的汤汤水水洒落了下来,落满了那个年轻人全身,让那个年轻人看起来像是落汤鸡一样,无比的狼狈。“康少夸了我一句,我其实并不是武道宗师,估计你们也根本不知道武道宗师什么意思,这并不重要。”“只是,年轻人,说话要注意,否则的话,风大闪了舌头,要死人的。”老者胡海龙的手掌缓缓的收了回来,他的声音很平淡,但是在他的声音之中,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强横与傲慢。那个年轻人像傻了一样,呆愣在了原地,他嘴唇不停的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都市修真:为了国家他隐藏身份护卫京都,修仙屠神戮鬼降魔!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都市修真:他重回少年时代,视各路豪雄如蝼蚁,一路横扫!

再现福尔摩斯的灵韵,必须回到那个罪恶繁茂滋生而又生机勃勃的维多利亚时代,影片在这些细节上做得极为出色,可以饱飨最挑剔的福迷:阴天中尚未竣工的伦敦塔、乌云薄暮中的大本钟,扑棱棱飞起飞落的乌鸦,人物服饰和生活方式,葚至绘画式结尾,都充满复古情调。强调科学元素是为了贴合时代节奏,福尔摩斯诞生的时节正是英国第二次工业革命如火如荼的年月,被文艺复兴埋种、启蒙运动启动的理性主义星火早烧成了燎原之势,这是一个理性万岁、人定胜天的时代。

精彩剧情: 那个叫萧文彬的白净男子,喝着豆奶,走到唐勇的面前,凑近他的脸庞打量着,忽然举起手掌抽了唐勇一个耳光,声音清脆响亮,吓得周围的人捂起眼睛不敢看。 天啊,单挑榜第七的唐勇竟然在众人的面前被扇耳光了!不过对方是萧文彬的话,也算说得过去,围观的同学窃窃私语着。“跟了个能吃饱饭的主人就忘了自己是条狗了。”萧文彬冷言讽刺着,丝毫不给唐勇面子,或者说一点也不给花公子韩正的面子。

对于我这样骨灰级的推理小说迷来说,非但不解渴,还严重损害了福尔摩斯的本格派魅力,小说中设置严密的诡计谜题,合乎逻辑的真相揭示,抽丝剥茧而又严丝合缝的推理过程,多么尊重读者的智力期待!那些圈椅上的侦探,无不具有异乎寻常的细节捕捉能力,高超缜密的心理分析本领,于帷幄中洞察蛛丝马迹,最终将不起眼的证据编织成扼住凶手脖颈的绞索。现场勘察技术和高科技鉴证手段的发展,快速删减了案件的推理过程,在相当大程度上破案成了一项实验室工作而非头脑风暴,黄金时代的圈椅神探到了如今,光凭借报纸信息或者警方报告就想破案真是天方夜谭;另外,绝对的高科技鉴证是无法令侦探小说读者满意的。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这都在片里片外制造了不小的话题,为影片上位成功造势。悬疑、喜感、暴力、魔幻……外加一点颓废黑暗气质,几乎杂糅了一切卖座的时髦元素,庞大而繁复。这更像混搭高手昆汀·塔伦蒂诺的出手,昆汀向来属意追求形式感,却总能把各种流行元素包装成一只全新的罐头,但盖·里奇则把《大侦探福尔摩斯烩成了一锅五味杂陈的东北乱炖!观众被他的千机变弄得目不暇接,走出来后却并没有收获一个丰满精巧的故事,处处都有他招牌套路的影子,却又都推板了那么一点点,大规模炫技,并未乾坤倒转般地重塑经典,只是手法花哨地做了皮相的加减法而已:暴力是花式芭蕾般的点缀;悬疑不敌《两杆大烟枪》能调动观众好奇与想象;搞笑上又做不到《掠夺》中那么荒诞夸张,轻松玩尽蒙太奇奥义;就连《转轮手枪》和《摇滚帮》这样公认的里奇水平下滑之作,也比《大侦探福尔摩斯》能将深沉的黑帮题材拍出另一番生命观照,给喜欢形式感和怪味幽默的观众奉献百分百的聪明娱乐!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关于《极品都市修真高手》少年穿越华夏国,会画符会炼丹专治不服,霸道嚣张人生。大家觉得还不错的话就关注小编吧。我们下期不见不散。